<noframes id="nn7pp">

        <track id="nn7pp"><strike id="nn7pp"><rp id="nn7pp"></rp></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7pp">

        <pre id="nn7pp"><ruby id="nn7pp"><ruby id="nn7pp"></ruby></ruby></pre>

        <track id="nn7pp"><ruby id="nn7pp"><ol id="nn7pp"></ol></ruby></track>

              歡迎訪問北京市西城區企業和企業家聯合會網站!
              18613873545 訪問手機站
              新型冠狀肺炎疫情對于合同履行的影響
              時間:2020/02/20

              新冠肺炎疫情

              對于合同履行的影響


              前言

              2019年12月以來,全國各地相繼發現新型冠狀肺炎確診病例,新冠肺炎疫情迅速席卷全國。這是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來又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疫情對人們的工作和生活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疫情的迅速蔓延可能會對合同的履行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本文旨在就本次疫情對合同履行的影響做一些法律上的分析。





              1.新冠肺炎疫情的程度

              已經構成不可抗力




              2020年2月1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明確指出:當前我國發生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這一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為了保護公眾健康,政府也采取了相應疫情防控措施。對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當事人來說,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

              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不可抗力對于合同影響有兩個方面,一是對違約責任的影響,《合同法》第117條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二是對合同效力的影響,《合同法》第94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

              在不同的個案中,疫情對于合同履行影響的程度、范圍其實是不同的,適用時還要根據個案具體分析。如果疫情導致合同不能或部分不能履行,可以適用不可抗力免責;而疫情并沒有導致合同不能履行,但繼續履行導致對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如履行過于艱難,代價過高,債權人受領嚴重不足、無利益等情形),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則可以適用情勢變更原則。




              2.不可抗力與情勢變更




              不可抗力、意外事故等事由都可能導致情勢(訂立合同時的客觀情況)發生變化,但是我國合同法并沒有規定情勢變更原則,而是在合同法的司法解釋中規定了情勢變更?!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六條規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人民法院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平原則,并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

              我國合同法并沒有將不可抗力規定為情勢變更的一種原因,而是將不可抗力與情勢變更區分開來,二者均為當事人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區別主要在于可克服的程度和對合同履行的影響。不可抗力造成合同不能履行,而情勢變更下,合同其實是可以履行的,但是繼續履行是明顯不公平的。




              3.參考案例




              筆者檢索了一些2003年非典疫情發生之后與疫情有關的合同爭議的法院判決。有些判決,將疫情認定為不可抗力,有些則適用情勢變更,還有的判決根據個案情況,未將疫情認定為不可抗力。

              案例一

                    美國東江旅游集團公司與長江輪船海外旅游總公司租賃合同糾紛上訴案

              (2007)鄂民四終字第47號

              裁判要點

                   “非典”疫情屬于不可抗力事件,該不可抗力事件對涉案租船合同的履行造成了影響,對于“非典”疫情影響涉案合同履行期間的租金,東江公司有權不予支付。但涉案合同中并不存在合同一方當事人可因不可抗力事件單方解除合同的約定,同時,“非典”疫情對涉案合同的影響尚未達到令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的程度,因此,無論是依據合同約定抑或法律的規定,東江公司均無權單方解除涉案合同。


              案例二

                    上海拍譜娛樂有限公司與上海新黃浦(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房屋租賃合同糾紛上訴案

              (2004)滬二中二(民)終字第354號

              裁判要點

                  基于我國在2003年春夏季節發生“非典”疫情一事眾所周知,而且當時娛樂行業響應政府部門防治“非典”的要求而停業也是公知的事實,因此,根據公平原則,上訴人提出其停業3個月的租金應免除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三

                    上海億大實業有限公司與上海翊宇工貿有限公司租賃合同糾紛上訴案

              (2004)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32號

              裁判要點

                  關于非典疫情,因非法律所界定的術語不可抗力的情形,且翊宇公司因防治非典而實際停業的時間系在2003年4月,故對翊宇公司在停業前應履行支付租金之義務,原審以不可抗力而免除翊宇公司的責任,于事實認定及法律適用均有不妥。


              案例四

                    南京機電產業(集團)有限公司與江蘇平潮建筑安裝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

              (2019)蘇01民終6726號

              案由: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裁判要點

                  2003年非典疫情系突發情況,對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確有不利影響,平潮公司主張疫情是導致工期延誤的原因之一,予以采信。


              案例五

                    上訴人孫克琦因與被上訴人銅川市第一汽車客運有限責任公司掛靠經營合同糾紛

              (2015)銅中民二終字第00030號 

              裁判要點

                  2003年4月28日至2003年5月20日,因非典疫情期間封存屬不可抗力,雙方對此期間的損失均不應承擔責任。


              案例六

                   孫秀艷與沈陽新中城房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案

              (2005)沈民(二)房終字第799號

              裁判要點

                  雖然2003年春夏之間我國爆發“非典”疫情,但新中城公司在與孫秀艷簽訂《協議書》時(2003年6月21日)應當預見“非典”疫情可能對其正常施工造成影響,但其仍然在《協議書》中約定在2003年9月底將商品房交付孫秀艷,且新中城公司自認“2003年9月初,工程基本完工,只差驗收”,其在2003年9月28日與孫秀艷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亦約定“交房日期為2003年9月30日前”,表明“非典”疫情并未對其交付房屋造成影響,故在本案中不能免除新中城公司承擔全部逾期交房的違約責任。    


              案例七

                   李培艷、萊州市永安路街道西關居民委員會追償權糾紛

              (2018)魯06民終268號

              裁判要點

                  非典疫情是突發的、不可預知的災害,在非典期間,原告租賃的賓館停止營業、造成經濟損失是現實存在的,該損失是雙方訂立租賃合同時無法預計的,超過了“市場風險”的范圍,因此適當減免租賃費符合情勢變更原則,且有兩委成員簽字認可,對此應予認定。




              4.應注意的一些問題




              1、不可抗力發生的時間。

                  不可抗力作為免責事由應發生在合同成立以后,履行終止以前。不可抗力發生在合同成立以前,或遲延履行以后發生不可抗力,均不能免除責任。

              2、不可抗力不必然產生免責,是否能夠免責,要看不可抗力對于合同履行影響的程度和范圍。

                   不可抗力雖然是法定的免責事由,但不可抗力發生后,并不一定就會使當事人部分或全部的免除責任。

                   如果因為疫情影響了合同的履行,應及時留存證據。雖然疫情是眾所周知的事實,法院也許會根據一般情況酌情免責,但是在個案中還要具體判斷。如果受不可抗力影響一方能夠提供明確的數據,證明受到影響的程度、范圍、時間跨度、人數等等,將更有利于訴訟目的的實現。

              3、發生不可抗力一方應及時通知對方,提供相應證明。

                   受不可抗力影響一方,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

                   如果沒有及時通知對方,因此給對方造成的損失,還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4、不可抗力不必然引起合同的解除。

                  如果合同沒有將不可抗力約定為合同解除事由,那么只有在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無法實現時,才能導致解除合同。

              5、疫情如果沒有導致合同不能履行,但是繼續履行對于一方明顯不公平或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可以根據情勢變更原則請求法院變更或解除合同。

              上一篇:關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涉及商業保險 法律和實務問題系列 下一篇:新冠疫情之下關于企業的稅收政策
              一级啊a爱片
              <noframes id="nn7pp">

                    <track id="nn7pp"><strike id="nn7pp"><rp id="nn7pp"></rp></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7pp">

                    <pre id="nn7pp"><ruby id="nn7pp"><ruby id="nn7pp"></ruby></ruby></pre>

                    <track id="nn7pp"><ruby id="nn7pp"><ol id="nn7pp"></ol></ruby></track>